相关文章

精密无缝钢管贸易串通仓储监守自盗 中国铁物上海中招

8月13日,本报记者从多方消息渠道证实,仓储公司与贸易公司配合,将不属于自己的精密无缝钢管重复质押、骗取银行或民间资金后,又不能偿还的案例集中爆发,上海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圈的交易秩序混乱。

这一次,包括央企中国铁路物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中国铁物 )旗下子公司在内的多家企业皆未能幸免。有业内多位消息人士指称,涉事者 包括中国铁物宝杨路库、宝钢物流五号库、上海兴扬库等在内的多家仓储公司 ,与多家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公司联手,以仓库名义开具虚假仓单的方式,将明知并不属于后者的精密无缝钢管资源,对金融机构和民间托盘公司向外进行重复抵押。

此轮因重复质押 受伤 的托盘者不单单是银行,还包括上海托克、上海闽路润、上海闽兴大等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公司,以及中国铁物上海、中国铁物哈尔滨等国企托盘者。

问题的本质,是仓库 监守自盗 造成。其监管职责集体失位,进而民间质押(托盘)公司集体中招。 8月13日,上述消息人士向记者指出, 目前为止,这场风波中有争议货权的货值约为10亿,还不排除后续继续扩大的可能。

中国铁物是专注于铁路物资和精密无缝钢管、矿产品的特大型供应链服务企业集团,在精密无缝钢管领域,中国铁物是中国最大的精密无缝钢管供应链集成服务提供商之一,开展包括精密无缝钢管、铁矿石、煤炭等在内的大宗商品贸易、运输、仓储、加工、配送、监管、信息管理等供应链集成服务。

据数家受到牵连的贸易公司人士表示,事发后中国铁路物资上海有限公司(下称中国铁物上海)的解释为个别员工的行为 有人私下被意图重复质押的公司所收买、操纵。

8月13日,对本报记者的求证,中国铁物上海宝杨仓库有关人士以 不方便接受采访 为由拒绝做出回应。

我们自己有一批客户质押的500吨钢板放在宝杨库,上个月突然发现货不见了。

在7月之前,高晓所在的这家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公司,还有近万吨精密无缝钢管储存在上海宝山区宝杨路2249号,中国铁物上海的仓储所在地。截至该仓库爆出重复质押事件,其货物已经被移出一半左右。

我们为什么拉货,是我们感觉到别家也有对我们的货物打主意的意思。 高晓告诉记者,当时只是出于直觉,害怕自己的货物在仓库被转移、被重复抵押,所以做出了移库的准备;而在大批量移库过程中,中国铁物上海仓储方面有关人员一度通过坐在货上、堵门的方法阻止其出货,这更令其生疑。

但突发事件最终还是降临。 我们有一批客户质押的500吨钢板放在宝杨库,上个月突然发现货不见了。而从入库到发现前后,也就过了个把月的时间。

高晓表示,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货是被哪一家公司给转移了,但可以确定的是,仓库出具的假仓单,别人将他们货物拿去做了重复质押。

无独有偶,同样发现货不见了的,还有托克贸易(上海)公司。这家总部在荷兰注册的私营公司,号称是目前全球第三大独立石油贸易公司,和全球第二大独立有色金属精矿贸易公司。

接近该次事件的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中国铁物上海宝杨路库的某位主要经办人虚开仓单,和上海金舆商贸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金舆)联手,将一批货物托盘给托克上海的同时,还重复开单给厦门象屿、上海闽路润等多家托盘公司,累计涉案金额共计超过5亿。后由于上海金舆托盘到期,无法回款给托克上海,后者按约到中国铁物宝杨库提货,竟发现无法将货提出,才将事件引爆。

此次事件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只因为涉事的诸多仓库中,包括了 中国铁物 这一最安全的品牌。

现(宝杨)仓库内所有货物已被法院查封保权,目测库存货物在5万吨左右。主要经办人已被刑拘。 上述消息人士告诉记者。

而令上海精密无缝钢管业界震惊的,并不仅仅是此次所引爆的事件本身,作为重复质押的老把戏,业内都颇有 心得 。但此次事件在业内掀起轩然大波,只因为涉事的诸多仓库中,包括了 中国铁物 这一最安全的品牌。

上海的重复质押可以说非常严重,不仅是精密无缝钢管,大宗原材料包括有色、化工等方面都有。应该说,2009-2010年的大规模放贷进入尾声,过去圈子里重复质押比较普遍,到了现在,部分企业的资金链,已远远跟不上实际运转操作的需求。

高晓告诉记者, 但为什么大家选择中国铁物,我们也从以前的小仓库移货过去,因为它以央企形象出现,是最安全的仓库。

据数家受到牵连的贸易公司人士表示,事发后中国铁物上海解释为个别员工的行为。业内也有不少人认同 国有仓库可能存在人员管理不善的漏洞 ,因为中国铁物一方面是涉事者,一方面也是重复质押的受害者。

上海一家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公司高层透露,此前中国铁物旗下一家公司曾采购2万吨钢坯,货物存放于锦州港(3.60,-0.18,-4.76%),并委托一家运输公司进行监管。但该运输公司却与上海一家贸易公司联手,擅自将2万吨钢坯发至上海渔轮厂码头和木材码头。到港后,上海这家贸易公司又将2万吨钢坯卖给了厦门一家公司,后运至宝钢物流五号库,仓库则以厦门这家为货主入库。入库后两个月不到,中国铁物旗下这家公司发现货物不见,追踪至宝钢物流五号库,才发现货主已变,双方就此为该批货物的货权产生争议。但这一消息目前未有中国铁物官方证实。

串通仓库豪赌,这可能是贸易商在融资不足情况下最后一步棋。

不仅是中国铁物上海,上述的宝钢物流5号库也爆发了不止一起的重复质押案件。

记者从上述消息人士处获悉,宝钢物流5号库内有一仓储企业上海逸业,与仓库签订了办公室租赁协议。上海逸业精密无缝钢管现货交易市场通过其关联公司(简称上海逸业,上海金舆亦为其关联公司之一),先通过宝钢物流仓库进行正常托盘仓储业务(但托盘的货物,实际上全部是原地转、或从其他仓库移库至宝钢物流),托盘公司包括厦门象屿、上海托克、上海闽路润、中航国际等。

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圈知情人士指,在上海金舆已清楚货物信息、并提供给上海逸业的前提下,上海逸业又重复开仓单,获取了中国铁物哈尔滨的信任、并由中国铁物武汉做监管,将钢坯、盘螺、热卷、镀锌管等,共计涉及货值1.2亿的产品,质押给了中国铁物哈尔滨。

简单而言,托盘公司就是为贸易商提供采购货物时所需的资金支持并获取一定代理费用的公司或银行等。而当仓库也变成部分贸易商变现资金的平台,其如此反复、大胆、甚至可谓不计后果的操作方式,也同样令业内震惊。

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圈多位企业高层指,上述案件中反复出现的上海金舆商贸,作为重复质押的其中一家操纵公司,其法定代表人郭锐仁已被 采取措施 ,并且牵涉出包括上述案例在内的多桩事件。目前,金舆商贸方面拒绝回应具体情况。

串通仓库豪赌,这可能是贸易商在融资不足情况下最后一步棋。这是一场危险赌博。 高晓表示。上海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圈一位资深观察人士分析认为,这一事件对行业的提醒包括三点: 移库货物的货物清洁性,在今后的业务中需加以重点关注;对于有 库中库 的仓库需特别关注、严谨使用;业务合作过程中,了解多家贸易公司实际控制人是否相同,上下一家的贸易坚决不做。

在发现大型仓储公司也不守诚信后,我们的现货托盘业务从今年3月就停止,不敢做了。

在上海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圈多年形成的贷款融资模式中,有两种方法最为常见。一是以福建周宁商帮发端的互保联保模式,以亲友等密切关系者互相之间所开的公司互保,以 一家出事、其他帮补 的方式,谋求银行、或其它借款方的信任。

另一种为更多单体贸易商所使用的,则是精密无缝钢管库存的重复抵押。同一批精密无缝钢管,在不同的银行或托盘方之间,被重复抵押若干次,以获得更多的资金支持。但这往往需要仓储企业的帮助,将不同企业存放在同一仓库的精密无缝钢管资源,进行暂时转借,对外则称都是某一家的货物。

对于大多国有贸易公司来说,规模也好、实力也好,质押都是不必要的。但是民营的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商,必须不断融资变现,那么货押是最好做的,仓库是最好用的。 高晓向记者分析道。

上述行业资深观察人士亦向记者表示: 尤其是银行放贷收紧后,把一批货物,找多家大国企、贸易公司来托盘。托盘方出资金,并赚取被托盘公司所承诺的利差,扮演的角色相当于 二银行 。而且这个环节因为属于买卖,开票还能产生销售规模,可以说,众多央企在内的贸易商,无一例外都是这么在干。

而同样作为托盘方,面对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商与仓库之间的 猫腻 联手,银行和贸易公司之间的所谓监管又有所不同。

按照风险规避的原则,托盘方需委托第三方监管公司,对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商提出的抵押物进行监管。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银行都没能认真做到。检查者 抽查 意思一下,被检查者也就应付了事。这样,一旦精密无缝钢管贸易商无法按时还款,银行处置质押物就会遇到障碍,并承担较大风险。

上海银监局2011年公布的一则数据曾被广泛引用:截至2011年6月末,上海用于质押的螺纹钢总量为103.45万吨,是螺纹钢社会库存的2.79倍,说明银行在贷前对抵押品检查和管理上存在很大问题。而银行在风险处置时,很多时候无法对精密无缝钢管质押主张权利。

如今,这样的漏洞风险,开始从银行,大规模蔓延到民间质押(托盘)公司环节。有消息人士告诉记者,目前这场仓库失位形成的风暴中,涉及有争议货权的货值约达10亿之巨。牵扯多家精密无缝钢管公司,关系复杂,各有穿插,且金额较大,后续还可能有更多纠纷浮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