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贺鑫温哥华创业 将上海钢琴品牌打入"艺术之都"

  贺鑫助百姓拥有钢琴

  中新网1月25日电 据加拿大《环球华报》报道,温哥华被称为加拿大的“艺术之都”,如果假以时日沉潜观察,会发现上述称号绝非浪得虚名。包括音乐、美术、影视、舞蹈等的艺术门类已然渗透到千家万户,与日常生活融为一体。靠艺术成名成家的人在这里或许还是少数,但温哥华的特色是,艺术已化成一种修养,一种日常的生活方式,不分种族、年龄、性别和工种。

  留在温哥华创业的贺鑫,认为艺术的平民化才是正途,即便是高雅的钢琴艺术,也不要偏安在象牙之塔。对于经营钢琴的贺鑫来说,于是尽量压低钢琴的销售价格,提供免费的练琴场所等等,就不只是一种生意人的促销手段,更重要的是把自己的期冀变为现实的一条途径。在这里,艺术的商业化与商业的艺术化缩小了界限。

  开门红

  在列治文最北端临近菲沙河处,纵横东西的Alderbridge Way近年来逐渐热闹起来,这一带以车行和家具店最为抢眼,鳞次栉比地排列在街道两侧。然而就在这条街道与5号路的交叉处,去年4月光景,突兀出现一家经销钢琴的商店,而且最初是在二楼,需要拾阶而上,所以很有些人心生疑窦,不免要问在这地界卖高雅乐器行吗?

  才过去半年多,这家钢琴经销店就已卖出去160多台,用亮眼的业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也算是一个不俗的亮相。

  如今这家钢琴经销店势头看涨,已经又盘下这家铺面房的一层,眼下正在抓紧时间进行装修。到时候会从落地大玻璃窗就可看到陈列的钢琴,无疑就像伫立街头的广告,效果自不待言。

  这家钢琴店的经销者贺鑫表示,下一步考虑在素里再开一间分店,以满足大温地区多方面的需要。

  开门红的业绩在于良好的服务,贺鑫表示,由于人口所限,加拿大的市场并不是很大,因此在某种程度上讲,销售好坏在于口碑,最后是质量与服务的较量。特别是像钢琴这样的产品来不得马虎,本身就是一种修养的象征,内涵意义大于使用价值。

  从贺鑫这里售出的每架钢琴,他都要坚持亲自送货上门,有问题及时解决。因为有些小问题事出偶然,客人往往会怪罪于质量,其实举手之劳就会解决。

  打响上海钢琴品牌

  也许是祖籍宁波的缘故,贺鑫家人多有经商的经历。很早时期家族转到上海滩,十里洋场有更大发展空间。贺鑫的祖父是著名的服装设计师,曾给总理周恩来亲自设计西服,在上海服装界名声响亮。贺鑫的父亲则经营制作钢琴的木材,像音板等钢琴核心部位的用材十分讲究,他父亲精于此道亦算一绝,也使他与钢琴制作有了“亲密接触”的机会。

  2001年贺鑫与父母移民加拿大,以后父母回流上海,作为独生子的他就留下来,在温哥华单打独斗。其间贺鑫的择业也不是一蹴即就的,也有一个摸索试探的过程。先上了一段学后,于2006年他自己开办了一家家用器公司,以销售手机为主。但是随着时光的推移,他渐渐发现,这个行业还不是自己的兴趣所在,也许是父亲长期经营钢琴用材的潜移默化的影响,也许是本人对钢琴艺术的情有独衷,他的真正心思还在钢琴上面,倘若从事上海钢琴的销售,就等于把经商与爱好相当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了。

  真有些因缘巧合,正在贺鑫将注意力转向经销钢琴方面的时候,他在温哥华与著名调音师杨希淼邂逅,彼此对钢琴艺术的认知与理念不谋而合,双方也有了合作的意向,遂坚定贺鑫投身此业的信念。因为钢琴不是卖出去就完事大吉了,它的售后服务非常重要,调音服务是其主要内容。诚如贺鑫坦言,如果没有好的调音师,干脆就不要动经销钢琴的念头。

  之所以在加拿大经销上海钢琴,这不止是一种胆识的问题,因为生意场上是要真刀真枪地操练,谁也不会拿自己的投资开玩笑,最关键的是贺鑫对来自家乡的钢琴深具信心。这种信心不是凭空而来的,也不是出自一种盲目的乡土情爱,而是来自对上海钢琴的知根知底。他就是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开拓加国市场,为上海钢琴打开一片天。

  2月初贺鑫又要去上海,他说此行要进更多数量的钢琴。现已在考虑于多伦多开一家分店,把上海钢琴推广到加拿大东部其他城市。

  面向工薪保证质量

  由于制作钢琴的材料十分考究,所以它的成本自然很高,价格上比较其他乐器也就要高一些,甚至高很多。对于许多低收入的平民百姓,尽管有子女喜爱或学习钢琴,买一架钢琴则是一个奢望,不免望琴兴叹。

  认同“有教无类”的贺鑫,时至今日坚持低价销售的做法,最低价格的钢琴只有2200元,属标准钢琴,比起动辄七八千元、甚至上万元的钢琴,无疑有着相当的价格优势。贺鑫的愿望就是,就是让历来归类为高档的钢琴走入寻常百姓家,使钢琴艺术回归大众化。有时他会主动询问客人,是初学、纯粹娱乐还是深造、专业演奏?如果是前者,他则建议买2千到3千左右的就够,学钢琴并不是越贵越好。

  在竞争日益激烈的钢琴销售市场,特别是对那些早已形成垄断霸势的传统商家,远道而来的后起之秀贺鑫就显得有点“犯忌”,对价格市场的相对定势构成挑战。对此贺鑫并不讳言,他说有人就已发话,看他“到底能够撑多久?”但贺鑫坦然表示,他的“低价战略”并非只是朝夕短视的权宜之计,而是一种长远的定见。贺鑫的做法很有些“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的味道。

  毋庸置疑的是,低价必然削薄和压缩了既得利润的空间,但贺鑫坚持不影响钢琴本身的质量,他要消费者买得放心,用的踏实。每次进货,他都亲自到上海钢琴厂去,尽管厂方已有严格把关的出厂证明,可他还是要自己一架一架地弹试,他认为琴壳能够从外面产生感觉,但对更深层次的音质只有通过亲身的触觉,容不得一丝马虎,如果等到运抵加拿大温哥华再发现问题,就为时已晚了。还有由于加拿大与中国两地的气候差异,温哥华的含水率为7-9,而上海为9-12,前者干燥,后者湿润,这些细节也是质量上要注意的要点。

  理论上讲,如果没有大碍,钢琴能够使用一百年,但由于磨损等原因,最佳使用期为10年。如同轿车,几年后局部零件就难免失灵,特别是钢琴的弹簧等就需要更换,琴键有时会按下起不来,使用若干年后最大的问题是中区下陷,这些都需要调理。通常钢琴保修期也是10年,最多为12年,而贺鑫经的钢琴保修期为20年,而不分价格高低,都享受保修期20年的待遇。也就是说,除了琴壳可能会因搬动产生磕碰,里面的所有主要零件都在保修服务范围之内。这样做从另一个角度再次表明,贺鑫对上海钢琴质量深具信心。他说海外往往认准日本雅玛哈品牌,其实上海钢琴是中国最老的钢琴牌子,早期叫“聂耳牌”,现在改叫“斯特劳斯牌”,许多内部材料都是进口,所以也非常过关。

  将销售与教学融合

  走入贺鑫经营的钢琴店,整个布局和装饰典雅温馨,每个角落都体现出主人的用心所在。贺鑫说当初里面的许多装修都是自己动手干的,一来这里人工很贵,二来别人干难以体现自己的所欲所求,于是他亲自上阵,既能节省开支,也展示自己的创意,同时更锻炼自己的动手能力。他毫不隐讳地说以前自己从没有干过那样的活计,也算是头一遭,这也算是白手起家的一个必经阶段。

  贺鑫的钢琴店还有一个显眼的特色,就是与音乐教室比邻而居,或者说融为一体。他不想为销售而销售,不想以销售为单一职守,他的立意就是要将钢琴销售与音乐教学融为一体。所以他开辟一处划为课堂,聘请专业人士过来执教。

  对于音乐教室的设置也充分体现了贺鑫的独到用心,教学与表演场所兼顾,前面既有迷你舞台,还有主持人的讲台。贺鑫表示,他对来这里学习钢琴的人总不厌其烦地讲,钢琴不是孤芳自赏的艺术,而是重在表演的艺术,因此不能光自娱自乐,也从一开始就培养当众演奏的能力,与听众产生共鸣与互动,这也正是钢琴艺术的重要功能所在。正是基于这种认识和理解,他遂将音乐教室布置出小舞台、小剧场的感觉,轮流为学员提供在这里表现演奏的机会,并请表演者的家人参与聆听,增加他们的信心与成就感。

  弹音符与弹音乐

  长期与钢琴打交道的贺鑫,小时侯也学习过钢琴,以后有意无意地又结识了不少音乐界的朋友,不断提炼自己对音乐的认识与体会,形成一套烙印着鑫特点和不带功利色彩的见解。他说同样是一架钢琴,弹同样一首曲子,甚至由同一个级别的人来演奏,亦有“弹音符”与“弹音乐”之别。前者只是按部就班照本宣科地弹奏,也许一招一式都没有失误,所弹出的曲子也不离谱,但就是匠气十足,缺少乐魂。而后者不光是在用手指弹,与此同时也在用心弹,就能产生一种独到的意境。两种状态,高下自分。

  在贺鑫主办的音乐课堂里,他竭力提倡的,就是鼓励和引导学员“弹音乐”,培养发自内心的对钢琴艺术的喜爱,而不是耗资费时地来这里“弹音符”,违背钢琴艺术的本衷。他说钢琴重在对曲子的理解,内容要与弹琴者的年龄和理解力相对称,“弹音乐”表现的是感情,而“弹音符”就是一种机械操作。

  为此,贺鑫欢迎所有朋友前来试弹练琴,他不认同那种说法,即学钢琴一定要有一付修长的和保养良好的手指,他觉得没那么严重。贺鑫半诙谐半认真地说,其实只要手不残疾,都可以弹钢琴。当然,您非要想成为钢琴大师的话,则当别论。

  如今在贺鑫这里,还有成人钢琴班,最大的学员已经70多岁。由于成人学琴不是为了规范考级,所以这里不从基本乐理起步,而是直接教练弹奏曲子,而且选教能勾起记忆的老歌,既陶冶情操,也锻炼十指的末梢神经。也有大学生来这里学琴,小时侯没有机会接触,现在补练,可以自选曲目,因人施教,很人性化。(萧元愷)